禾奶绿(限)
cj的孩子请绕道~~~~ 等渡濑香钏被阳光的温度暖醒时,已经七点十分了。香钏从软的陷下去的大床中跳起,急急忙忙中还弄掉了闹钟那个使她惊慌失措的凶手,刚掀开细柔舒服的鹅毛被,冷空气就攫住了她,只穿单薄黑色丝质睡衣的香钏忍不住轻叫出声。白嫩的皮肤因为寒冷而泛起红潮,胸前的粉红草莓也在黑纱睡衣中绽放。